您的位置:

首页>不伦恋情>乾妈王丽秀

乾妈王丽秀

大家好!我是真皮,在这很感谢各位朋友对我以前作品的好评。同时也收到
了很多网友的来信,之所以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写出更多的好文章,谢谢各位阿
姨们的欣赏。也希望你们多多来信,大家可以交流性爱技巧,今天我要写的是我
一生中第一个女人我的乾妈王丽秀的故事。记的那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时我才十
五岁,父母刚出国,而我才上初中。

  为了上学我只有寄宿在妈妈的好友丽秀阿姨家,阿姨对我很好像亲儿子一样
,而阿姨的儿子也去了国外,所以我就叫阿姨为乾妈。乾妈有一米六多的个子,
有点丰满,主要是皮肤很好,肤色很白,虽然现年也有四十多岁了,但皮肤依然
没有丝毫的变形,十足的女人味,长的也好看,一看就像是贵夫人的样子。而他
的老公也出了国(他的老公很难看,我心想乾妈怎幺会嫁给这样的男人,我好为
她心痛。所以家中都是我们两个人,乾妈对我的照顾也是更加细心了。因为这样
乾妈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一个女人。至从住进乾妈家,就被乾妈成熟美丽的外表深
深吸引了,当然那时我还是处男,从没想过能和乾妈发生什幺。不过那个年龄的
我对性也是最想了解的时候,因为我有开始手淫,知道手淫很舒服。而手淫的对
象当然是乾妈了,每天都想着和乾妈为我手淫。虽然我喜欢乾妈,但我还是比较
怕她,因为她对我好,但也不怎幺说话。后来我们的关係改变了。

  记得是冬天里很冷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感觉头很痛,浑身无力。我都要
晕倒的样子我就对乾妈说:妈我好难受,我是不是生病了。乾妈用手放在了我的
脸上一摸。她说::“你的脸好热,小安你难吗?”

  我迷迷糊糊的问答:“头好痛”。

  乾妈马上去拿体温计,量过后一看我是发高烧,而且有39度半。看样子乾妈
好心疼我,我好紧张。她让我进了她的房间,帮我穿去外衣和裤子。吩咐我赶快
躺上床不要动,拿来了好大的被子为我盖上。之后拿来了退烧药和开水扶起我让
我靠在她的胸前喂我吃药。

  我头靠在了乾妈的奶子上,感觉好软好大,好舒服。这我还是第一次和乾妈
这幺近距离的接触,乾妈好香啊。这是一种有着很吸引人的成熟女人的香味。当
乾妈喂我吃了药要离去时,我还陶醉在这温柔的女人香中。这时我用手楼住了干
妈的身体,把头就往她的一对大胸中钻。哭泣着说:“乾妈,我好难受,我是不
是要死了”乾妈一看我哭了:“小安没事的,你吃过药了,只要乖乖的睡一觉没
会没事的”。

  我还是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乾妈手还不放开,紧紧的搂抱着她。

  “小安乖,乾妈去做吃的给你,你先睡一下,等下乾妈就来陪你”

  我不情愿的放开了她,钻进了被子中。

  不知过了多久乾妈叫醒了我,我看到她做了麵条。

  也许是真的饿了,我一下就吃完了。吃过后头也不怎幺痛了,乾妈看着我吃
了麵条,再摸了摸我的头,感觉到没有刚才那幺热了。脸上也失去了刚才那种紧
张感。然后对我说:“小安,乾妈去把碗洗了就进来陪你好吗”

  我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乾妈就进来了。因为当时没有空调和取暖的东西,乾妈就脱了衣服
躺在了我的身边抱着我轻轻的摸着我的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但不是睡的很熟
。我刚才说过其实我那时已经会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但乾妈在,所以也不敢
,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可能因为没有发洩吧,所以晚上就开始做性梦,梦见自己抱着乾妈,而且正
是乾妈(其实当时半梦半醒的,还拉着乾妈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所以老是幻想干
妈抚摩我,那时对作爱还没有什幺概念,最刺激的就是这个了)当时一下字就射
了,人也猛的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抱着乾妈,手正抓着乾妈的乳房,当时我窘迫
极了,又怕乾妈骂我,但当时她没有说什幺。

  也许因为我生病了吧,她很小心的让我把裤子脱掉,因为她知道我当时全湿
了,而且又发烧着,粘粘的,所以我就脱了,露出我那已经疲软的男根,她还问
我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说我早就这样了就说是,她就用我的内裤帮我擦
下面,当时只觉得她的手软软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来了,她觉察到了,
想把手拿开,我当时不知那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她态度很好纵容了我吧,我抓
着她的手不让拿开,就那幺样抓着我的男根搓弄着,我那时的力气已经比乾妈大
了。她挣了两下就挣不动了,只是小声的念叨了几声,因为我一用力被子就会拉
开,怕我再冻着,正因为我的生病让我越来越放纵。之后她就让我不要动,算是
答应了,那时侯的感觉真是很兴奋了,因为是和乾妈,我心中的女神。

  她用我的秋裤在我下面垫着,然后用手在我的男根上来回的动,她还问我是
不是这样动的,虽然动作不是很熟练,但我已经很享受了。我越来越兴奋,就用
手摸她身体,她不让我摸,我只能在她胸前和小腹上移动双手,后来我的右手还
是摸进她的裤子,摸进了她的下面了,我记得很清楚她也当时有些兴奋,呼吸都
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时,我的手在她下面动的很快,她手上的动作也很快,
好象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脸上了,射了后她还帮我擦拭。

  这次没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我也流了好多的汗。但在临晨时我
又醒了,发现头也不再痛了,而且还很精神。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动了,干
妈还是在睡着,我就摸她,胆子也很大了起来,一手摸进她的胸前,揪住了她的
右边的乳房,触手之处,尽是柔软的肉团;一手直接就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摸到
一手的柔软和细密的毛髮。她醒过来,也只是象徵性挣扎了一下就让我摸了,我
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体,冲动的好象要裂开了,她也用手帮我,手指搓着我的
男根,我们互相抚摩着对方的身体,她的乳房很丰满,很柔软,下麵毛髮很密,
而且也湿了,我一手的潮湿。我那时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幺回事,手只是乱动
,在她下面乱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体会抖动一下,这次她的手上
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着胆子把她裤子拉到了膝盖上,两手从后面抱着她
,努力扒开她的两腿,一手还捂着她下面,当时凭本能想靠近她,进入她体内,
但她很坚决的不让,我就顶在她两腿之间柔软潮湿的地方,任乾妈摆布,她身体
扭动着,那里很柔软而且湿润,我顶住她那里,又对着她那里射了很多,射的她
一片狼籍不堪。

  从那一天后,我常常要和乾妈一起睡,乾妈又缠不过我,也只在星期六让我
和她睡,平时都要我一个人睡。每个星期六乾妈都会帮我摸,让我出精,从不让
我更进一步做别的了,我看的出,我知道她每次给我手淫后都是脸通红,而她是
很难受的。她平时又没有男人交欢,她也是一个人,而正是40多岁所说的女人对
性最需要的时期。也许她不想让我们这对干母子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吧。那又是一
个星期六的晚上,乾妈又帮我手淫出了精之后,我就裤子都不穿就睡了。我也就
搂着她睡了,但睡到半夜时。我感觉听到有点声音,而且床也在轻轻的摇动。便
俏俏的睁开了眼睛。一看乾妈把手放进内衣中,(也许有我睡在边上,不敢脱光
衣服和内裤)一只手在摸着大奶子,一只手在摸着自己的下体。发出一点点呻吟
声。

  我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怕被乾妈发现,就没的看了。看到这我的鸡巴一下
变的好大,也许被乾妈看到了,我继续装睡。这时发生的一切真的让我不敢想像
,也许她真的认为我睡死死的,又看到了我的那条大鸡巴。深深渴望男人宝贝的
她一口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开始不停的吸吮着,手还不停的套弄起来。

  乾妈的嘴含着我的宝贝还发出喔——喔——的鼻声。我的鸡巴被乾妈越吸越
大,我舒死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下坐了起来,把乾妈压在了我的身下。这
时乾妈羞愧得满脸通红,看着我并矜持着的说道:「哦┅┅小安┅┅不行┅┅你
┅┅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我们┅┅是┅母
┅子┅┅┅┅┅不要┅┅这样┅┅哦┅┅」虽然乾妈口中叫着「不能」「不行」
「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挣扎,抬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我解去了
她背后乳罩的小铁勾。我现在已被欲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
脑海中只知道如何去发洩心胸中的欲火。他把乾妈的乳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
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两颗玉乳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
红豆似的乳头,那对粉乳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我见到这对美丽的玉乳,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乾妈的胸前,用嘴猛吻
起那对玉乳并用舌尖去舐吸着乳头。乾妈被我脱去乳罩,那对玉乳整个赤裸裸呈
现在我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乳从未被别的男人这样赤裸裸的看过,现在整个赤
裸裸的让我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

  本来她想把我推开,可是我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
乳头,那种舐吻粉乳及乳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
给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使她不忍推开我,希望
我再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我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
退两难之中。

  我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乳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我的樱桃
小嘴,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乾妈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
着。我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乾妈的小三角裤里抚摸着,摸触到那
丛柔软稀鬆的阴毛,手掌在乾妈两腿之间的小穴上揉擦着,并用手指在小穴的阴
核上磨着。张素莲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已经给我摸到了。
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我此时放肆的不停在乾妈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这时的乾妈已被我挑逗
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
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喔┅┅喔
喔┅┅嗯┅┅哼┅┅小安┅┅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我是┅干
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这样子┅┅┅┅干
妈┅┅好难过┅┅哎┅┅哎唷┅┅乾妈好痒┅┅哎呀┅┅乾妈┅┅受不了┅┅┅
┅痒死了┅┅喔┅┅哦┅┅小安┅┅求求你┅┅不要这样┅┅乾妈┅┅好害怕┅
┅小安┅┅乾妈怕┅┅」

  「别怕┅┅」我手摸着乾妈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
把她的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哎呀┅┅小安┅┅不行┅┅嗯┅┅哼┅┅不能这样┅┅┅喔┅┅喂┅┅不
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麽可以┅┅脱人家的裤子┅┅哎呀┅┅
不┅┅乾妈┅┅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拜託你┅┅好吗?┅┅」

  乾妈此时大概是被我玩得骚痒难忍,虽然口中说不能这样,可是她却挣扎得
把屁股抬高,使我很顺利的将她小三角裤脱掉。我脱掉乾妈的小三角裤后,再紧
紧地抱住乾妈柔嫩雪白的粉躯,右手不停地在小穴阴核上磨擦着,嘴巴不断地在
乾妈的乳头上吮吸着,把乾妈玩得小穴里不停的流着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
吟着:「喔┅┅喔喔┅小安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乾妈
┅┅受不了了┅┅求求你┅┅别玩了┅┅┅┅好难过┅┅哎┅┅哎唷┅┅哦┅┅
乾妈┅┅痒┅┅痒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乾妈此时深深的体会到两性赤裸裸的肌肤相亲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
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周身畅快骚痒难过,难过得小嘴不停地乱哼乱叫着:「哎
┅┅呀┅┅小安┅┅乾妈┅┅真的┅┅痒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
嗯┅┅哼┅┅玩得┅┅乾妈┅┅好难过┅┅哎唷┅┅不行┅┅再玩了┅┅乾妈┅
┅求求你┅┅别再玩了┅┅好嘛┅┅」

  我玩得正在起劲,正在爽快,又听到乾妈无病呻吟似的娇叫声,把他整个人
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乾妈的娇躯。我紧紧地抱住乾妈,与她嘴对嘴的吻着,我那
雄厚的胸部,也紧压住乾妈的玉乳,下麵那根大鸡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阴核上顶着


  乾妈被我面对面的压住,反被那根坚硬的大鸡巴,顶住在她的小穴阴核上,
一时像洪水暴发似击崩了堤防,整个人也崩溃了最后一道防线。

  乾妈已忍不住的主动地将我紧紧抱住,自动地与他热情的亲吻着,她的屁股
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并不断的扭动,让我的大龟头,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顶
碰着它,去磨擦着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经酥麻起来,酥麻得舒爽起来。

  乾妈的热情骚劲,引发我一股想要插穴的念头,我慢慢地将那根坚硬的大鸡
巴,延着湿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进去。乾妈此时已是欲火高涨之时,整
个小穴洞口已张得开开的,并且淫水流得整条阴道湿淋淋的,所以我的大龟头才
能微微的挺进了桃源花洞。

  此时乾妈感觉到我的大龟头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里,心里一时惊怕的喊
了起来:「哎┅┅呀┅┅儿子┅┅你┅┅不能┅┅不可以┅┅喔┅┅喔┅┅不能
插进去┅┅不要┅┅插进去┅┅哎┅┅哟┅┅乾妈┅┅求求┅┅你┅┅不要这样
┅┅喔┅┅喂┅┅乾妈┅┅让你玩┅┅你不要插进去┅┅好吗┅┅好儿子┅┅哦
┅┅」

  「喔喔┅┅喂┅┅这样子┅┅不行的┅┅小安┅┅不耍嘛┅┅我们┅┅┅┅
不要这样┅┅好吗?┅┅小安┅┅乾妈┅┅求求你┅┅放了乾妈吧┅┅哎┅┅唷
┅┅」这时我的大龟头,已被妈妈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觉得好暖和,好酥麻,
乾妈的求叫声,我那能听得进去,我爽快的一时冲动地用力的将整根坚硬大鸡巴
插了下去。

  「啊┅┅呀┅┅」乾妈一声痛苦的娇叫着,粉脸由红转成灰白,额头冒着冷
汗,媚眼泛白,并咬牙切齿着,好像是非常的痛苦。良久,乾妈只觉得小穴里,
被一根火热热的大鸡巴插着,有股涨满酸酥麻的畅感,袭击在她的心头,使她羞
愧得闭着双眼,并微微的挣扎起来,微微的扭动屁股。

  我见乾妈在挣扎着,扭动着,于是他缓缓地抽动着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
的抽插起来,我的嘴巴也跟着去吮吸着乾妈的粉乳。

  不久,乾妈渐渐地感觉到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骚痒,她的粉乳被吻得心头酥酥
麻麻的痒了起来。她骚痒得慢慢流出了淫水,使得我的大鸡巴更加容易的插了。

  我的大鸡巴慢慢地抽出,缓缓地插入,渐渐地把乾妈插出味道,淫水也跟着
津津流了出来,把整小穴阴道流得湿淋淋的,滑滑的,使得我感到大鸡巴的进出
很顺利。

  此时的乾妈已是尝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我的缓慢抽挥,不但不能止她的骚
痒,反而有点难过。现在的乾妈,是急需我大力的抽插着她的小穴,才会感到痛
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自己挺着屁股,扭动着屁股,让她的小穴里
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龟头顶撞着。

  乾妈自己这样的扭动,不断的抬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骚痒难过,小嘴又忍不
住的淫叫起来:「喔┅┅喔┅┅小安呀┅┅你┅┅真的┅┅插进去┅┅哎┅┅唷
┅┅乾妈┅┅怎麽办┅┅哎┅┅哟┅┅乾妈┅┅是你的人┅┅┅┅你┅┅一定┅
┅要┅好好┅对待┅乾妈┅喔┅┅喂┅┅不然┅┅乾妈┅┅作鬼┅┅也不会饶你
的┅┅哎┅┅唷┅┅」

  「哦┅┅好乾妈,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乾妈的,乾妈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
在一起,我会好好的爱乾妈,我的好乾妈。」

  「哎┅┅唷┅┅乾妈┅┅既然┅┅是你的人┅┅嗯┅┅哼┅┅乾妈┅┅要让
你┅┅快乐┅┅乾妈┅┅要好好的┅┅给儿子玩┅┅让儿子玩得痛快┅┅喔┅┅
喔┅┅好嘛┅┅儿子┅┅你大力插吧┅┅哎┅┅喂┅┅乾妈┅┅就让你┅┅插个
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我想不到乾妈会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乾妈插
得咬牙切齿地娇声淫叫着:「哎┅┅唷┅┅好儿子呀┅乾妈的┅┅好儿子┅┅尽
量插吧┅┅插死乾妈吧┅┅喔┅┅呀┅┅反正┅┅妈妈已经是┅┅你的人┅┅随
便你┅┅怎样插┅┅哎┅┅哟┅┅算了┅┅哎┅┅唷┅┅喂┅┅呀┅┅好美┅┅
好美哦┅┅亲儿子┅┅乾妈┅┅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小安
┅┅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呀┅┅
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小安┅┅大力插吧┅┅喔┅┅喂┅┅插死┅┅乾妈吧
┅┅哎┅┅唷┅┅喂┅┅呀┅┅乾妈┅┅快死了┅┅哦┅┅呀┅┅妈妈┅┅快忍
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乾妈┅┅死了┅┅喔
┅┅喔┅┅丢了┅┅哎┅┅哟┅┅丢了┅┅」这时我把乾妈的双腿分的更开,而
那条乾妈的三角裤还挂在乾妈的小腿上,随着我用力的抽送,内裤也在有规律性
的摆动。我连着用力的插二十多下,乾妈小穴里一股强劲的阴精猛力地直射在我
的大龟头上,把整个小穴流得涨满,并顺沿着小穴流出来,流得乾妈屁股底下床
褥,湿淋淋地一大片阴精,乾妈的人也舒爽得无力地瘫痪在床上。

  这时正在起劲抽插的我,见到乾妈出了阴精,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使他抽
插起来,感到没有劲道,非常的乏味。于是他改以逸待劳的方式,慢慢地去抽插
着小穴,双手在乾妈粉乳上揉摸着,希望再度引燃起乾妈的欲火。

  不久,软弱无力的乾妈,又被我的挑逗,点燃起欲火,又有力气地接受我的
挑战。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动着屁股,双手紧紧的抱住我,主动地伸出香舌
去与我热烈的亲吻着。

  我凯见乾妈又淫蕩起来,激起了我的干劲,已是在埋头苦干着,猛力的抽、
大力的插,小安┅┅哎┅┅唷┅┅你真能干┅┅你插得┅┅乾妈┅┅美┅┅美死
了┅┅哎┅┅唷┅┅喂┅┅乾妈┅┅爱死┅┅你了┅┅」

  一个饑渴难禁的女人,被她尝到了两性作爱那股畅感及出了阴精那股乐昏昏
的快感。此刻的乾妈已经尝知了味,现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还要淫蕩。她不停地
用力的上下挺着屁股,不断地猛力去扭动着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去
配合我的抽插。

  我见到平时高贵文静的乾妈,想不到插起小穴来,会是这麽的淫蕩,把他蕩
得周身神经起了畅感,这份畅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抽插的劲道,他已勇猛的抽插
着乾妈的小穴。

  这时的乾妈是周身流满着汗水及不断的颤抖,双手紧紧抓住枕头,头部不停
的摆动着,全身也跟着不断大力扭动,小腿是在半空中飞舞着,小嘴中也淫蕩的
大声喊了起来:「哎┅┅唷┅┅我的┅┅小安┅┅好儿子┅┅喔┅┅喔┅┅你┅
┅你插死我了┅┅插得乾妈┅┅美┅┅美死了┅┅哎┅┅哟┅┅喂┅┅呀┅┅干
妈┅好快活┅┅儿子呀┅┅我的┅┅喔┅┅呀┅┅好儿子┅┅哦┅┅哦┅┅」

  乾妈粉面通红的「哎┅┅呀┅┅人家┅┅爱死┅┅你了┅┅哎┅┅唷┅┅好
儿子┅┅你┅┅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
┅┅没有你┅┅哎┅┅哟┅┅喂┅┅呀┅┅妹妹爱死┅┅哥哥了┅┅哦┅┅喂┅
┅我的儿子┅┅我的好儿子┅┅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亲儿子┅┅好儿子┅┅哎┅┅呀┅┅乾妈┅┅快了┅
┅快不行了┅┅乾妈┅┅好爱你┅┅哎┅┅唷┅┅喂┅┅呀┅┅乾妈┅┅不能┅
┅没有你┅┅请你┅┅不要┅┅离开┅┅乾妈┅┅哦┅┅哦┅┅」我将枕头放在
了乾妈的屁股下,这样能方便我的抽送。而我是越来越操的猛。而乾妈气喘吁吁
的说「喔┅┅喔┅┅乾妈┅┅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哟┅┅喂┅┅
呀┅┅要给你┅┅插死了┅┅我的┅┅好儿子┅┅再用力┅┅┅┅哎┅┅呀┅┅
人家┅┅真的┅┅┅┅快┅┅快┅┅用力┅┅」

  我被乾妈大力扭动,及淫言淫语的娇叫声,刺激得周身神经,几乎快要崩溃
了,此刻我也舒畅得喊了起来:「喔┅┅乾妈┅┅我的┅┅王丽秀┅┅好乾妈┅
┅我的┅┅好乾妈┅┅┅┅好淫┅┅好蕩┅┅蕩得┅┅我┅┅好美┅┅好爽┅┅
好爱奶┅┅我也┅┅快了┅┅快丢了┅┅等等我┅┅让我┅┅死在┅┅乾妈的小
穴吧┅┅哦┅┅呀┅┅等我┅┅快了┅┅」

  这时的我像脱疆的野马,发狂的上下抽动了一百多下,乾妈又再度泛起高潮


  「哎┅┅哟┅┅小安┅┅乾妈┅┅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儿
子┅┅亲儿子┅┅哎┅┅呀┅┅快一点┅┅乾妈┅┅快了┅┅哎┅┅哟┅┅不能
┅┅等了┅┅好儿子┅┅哎┅┅唷┅┅喂┅┅呀┅┅乾妈┅┅喔喔┅┅我不行了
┅┅哎┅┅呀┅┅出来了┅┅哎┅┅哟┅乾妈丢了┅┅哦┅┅呀┅┅死了┅┅哎
┅┅哎┅┅唷┅┅丢了┅┅」

  又是一股浓浓强劲的阴精,冲击在我的大龟头上,把正在紧要关头,正在舒
畅的我,冲击得酥麻地整个崩溃了,彻彻底底的崩溃,忍不住的背脊一凉,精关
一松,喷了一股一股又浓又硬又烫的处男阳精,猛击在乾妈的小穴里的穴心。刚
出了阴精的乾妈,被一股又一股的强劲阳精,猛击在她的穴心上,使她整个人更
加舒爽得乐了昏死过去。

  这时的我也劳累过度的舒畅地,把着乾妈那身柔嫩的粉躯睡了下去。之后是
每个星期六要和乾妈大操一次,就因为这以后我才会这幺曆的做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