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大明天下48

大明天下48

第四十八章

    蓬莱客栈

    「天人合一,人天同易。」丁寿将由王廷相处新学的混元一气运转十二周天后,不由暗暗沈思。

    天魔真气未必弱于混元一气,可他使用天魔手却处处受制于李明淑,奕剑术号称料敌机先,破尽天下招数,而王廷相不懂任何武功招式,仅凭雄厚内力与暗合天地至理的平直挥拳就能击败奕剑术,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无招胜有招」……

    念及此处,丁寿又自失的摇了摇头,閑汉斗殴也都无招无式,武者轻松可取其性命,所谓「无招」也需有雄浑内力爲基,一力可降十会,所谓的四两拨千斤,虽已巧劲取胜,若是来者万钧之力,可还拨的开,自己如今习武不过四年,虽有朱允炆帮着打通经脉的外挂,可内力修爲还是不足,天魔真气进入四层境界便停滞不前,不知何日才能练到「以拙胜巧,大巧不工」的境界……

    幽幽一歎,怅然若失,忽听船舱门响,长今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后面跟着脸带笑意的王廷相。

    「师父,王伯伯教了我一首诗。」长今急于向师父表现,才站定就急不可耐的开口诵道:

    「曾在蓬壶伴衆仙,文章枝叶五云边。

    几时奉宴瑶台下,何日移荣玉砌前。

    染日裁霞深雨露,淩寒送暖占风烟。

    应笑强如河畔柳,逢波逐浪送张骞。」

    听着长今奶声奶气的背诵唐诗,丁寿点头称赞,「长今真是聪慧,一字不差。」将小长今夸得笑逐顔开。

    丁寿随后抬首向王廷相问道:「子衡兄无端教授这首诗,可是登州快到了?」

    王廷相微笑颔首,「贤弟也收拾一下,登州府内还少不得一番应酬。」

    「这些事就劳烦子衡兄了,小弟不蹚这浑水了。」丁寿摇了摇头。

    「这个……」王廷相犹豫了一下,还是开言劝道:「登州文武官员早已準备妥当,贤弟此举过于失礼。」

    「小弟跋扈之名这次出使已然坐实,也不差这一次。」丁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所谓样子,爱怜地揉了揉长今小脑袋瓜,「我答应了长今去泰山一游,趁这机会轻车简从,还赶得上和你同时回京。」

    王廷相还想开口,看长今眼神亮晶晶的满脸渴望神色,终是忍住没有再劝。

    ***    ***

    清风习习,带着海边特有的鹹湿味道,萦绕在一处坐落在海湾内的二层客栈周围,客栈的店幡随着风轻轻摆动,露出四个黑墨大字「蓬莱客栈」。

    名字叫蓬莱,却和那海外仙山没半分关系,黄土做墙,以木爲梁,一楼摆着几个散座,二楼设有客房,丁寿带着长今离了官道,没成想拐到这麽个上火的地方。

    「一壶竹叶青,两个凉菜拼盘,一只蒸鸡,二斤牛肉,麻利的快点上。」小地方不能有太多讲究,二爷还是能体贴人的。

    跑堂的个子不高,二十郎当岁,一脸傻兮兮的憨厚模样,听完丁寿点的菜,憨笑道:「木有。」

    丁寿眼睛一翻,还没等他发火,跑堂的已经自顾解释道:「大爷多包涵,店小地方偏,没準备那麽些料,最近上的肉刚卖完。」

    看着身边有长今在,丁寿克制了下自己,爲人师表麽,和顔悦色道:「你在海边开店海货总有吧?」

    「有,有。」跑堂的兴奋的连连点头。

    「炒个墨鱼,来个红烧海参,再炖个海鲫鱼汤。」丁寿自觉在朝鲜泄完那些邪火后,脾气好了不少。

    哪知跑堂的还是不动,丁寿歪着脑袋学着他的语气,「还是木有?」

    「有,」跑堂的先点了点头,随后爲难的苦笑:「厨子不会做。」

    强忍着没掀了桌子打人,丁寿黑着脸瞅着跑堂的,「你们是开饭店的麽?」

    「是开饭店的啊,」跑堂的一脸委屈,「爲这事小的没少挨客人揍,老板娘不换厨子,我有什麽办法。」

    「小达子,哪儿那麽多废话,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滚蛋。」语气泼辣,声音却清脆好听。

    丁寿循声望去,见二楼红裙一闪,随即一个豔丽妇人快步走下楼来,离得近了见此女约三十来岁,身材丰满,眉梢眼角尽是媚态,脸上不施脂粉,肤色白嫩,走到桌前红裙一翻,径直坐到了桌上,绣鞋往条凳上一搭,翘起了二郎腿,随后身子一仰,两臂往桌子上一撑,扬着下巴,脆生问道:「怎麽,对小店不满意?」

    这副模样吓得小长今往丁寿的方向靠了靠,暗道这女人好凶,丁寿却饶有兴趣的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了一番老板娘的诱人曲线,在那对「胸器」上睃了一眼,笑道:「岂敢,客随主便,您这有什麽我们就吃什麽。」

    冷哼一声,翻身下桌,老板娘蛇腰轻扭,走到柜台后,拿起账本翻了几下,随后重重一扔,「小达子!」

    「哎,」跑堂的吓得一哆嗦,点头哈腰道:「老板娘您吩咐。」

    「老许死哪儿去了,这上个月的帐还没盘完。」老板娘柳眉倒竖大声喝道。

    「老……老许……他……他……」跑堂的开始结巴起来。

    老板娘言语转和,笑着轻声道:「好了好了,我这次没发火,就是声音大了点,你别害怕,慢慢说。」

    跑堂的深吸一口气,道:「老许说来了贵客要去接,估计今晚前就能到,说您肯定不会发火,跟您一说您就知道。」这些话一气贯出,连个停顿都没有,说完了连喘几口气,才没把自己憋死。

    「噢,」老板娘恍然,突然厉声道:「那你还等什麽,告诉老姜好好收拾收拾,要有贵客来。」 随即咯咯笑了声,伸出玉指将鬓间散发别回耳后,款步轻移,往楼上走去。

    见老板娘没了影子,跑堂的才长吁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对着丁寿道:「客官您多担待,老板娘就是脾气爆了点,心地还是好的。」

    「无妨,」丁寿笑了笑,「你叫小达子,听口音不是本地人?」

    「客官好耳力,」跑堂的带着几分羞涩道:「小的是鞑靼人,八年前在甯夏被边军发卖,老板娘用十张羊皮把我买回来,原本他们叫我小鞑子,时候长了我就唤作小达子了。」

    丁寿对于这小子是不是蒙古人倒是不在意,明朝的民族政策还算不错,既不会摆明了歧视,说什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不会「两少一宽」的养一群活爹,朱元璋讨元檄文曾言「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仪,愿爲臣民者,于中原之人抚养无异」,得了天下后又下诏令:「蒙古色目人等,皆吾赤子,果有材能,一体擢用」,所以大明朝从明初的世袭卫所到明末力战而死的各方将领皆不乏达官,二爷操心的是另一件事,「不知贵店东芳名?」

    小达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后,笑了笑:「老板娘名字从没人提,反正认识她的人都唤她万人迷……」

    丁寿还待再要探询一二,忽听声「小二」,又一个客人走了进来,那人头戴东坡巾,一身宝蓝缎的行衣,腰系大带,悬着一块红山勾云佩,足踩一双灰色云头鞋,长的白白胖胖,好似庙中供奉的弥勒佛。

    小达子上前招呼,那人选了丁寿身边的一张桌子坐下,看着丁寿笑着点了点头,丁寿也含笑回礼。

    「大爷,您吃点什麽?」小达子将白布手巾往肩上一搭,招呼道。

    「这位爷点了什麽?」胖子指了指丁寿那桌。

    「这个……」小达子有点爲难的看了看丁寿,总不能说那位爷点什麽都没有吧。

    丁寿适时解了围,「拣你们拿手的随便上几个就行。」

    「好嘞!」小达子高兴地一声吆喝,还没待他再问,那胖子就说道:「跟这位爷一样……」

    ***    ***

    尼玛,这就是拿手菜,丁寿看着眼前的一盘散着腥味的鹹鱼,一碟切得薄厚不一的熏肉欲哭无泪,长今那边还乖巧地给他夹了几筷子,道:「师父,您请用」。

    一阵沙哑的笑声,邻桌那胖子很是自来熟地端着酒杯坐到了他身边,「敝姓罗,来此收购海货,兄台不像此间人,可是初来此地?」

    丁寿微微点了点头,懒得搭理他,那胖子不觉讨人厌,兀自继续道:「敢问贵姓大名?」

    呦呵,这胖子跟爷卯上了,丁寿心里一阵腻歪,「草字丁寿,有辱尊听。」

    「冒昧问一句,不知丁兄是何营生,到此有何宏图?」罗胖子的眼睛本就不大,如今一笑只剩下一道缝隙。

    一句「干你屁事」差点脱口而出,丁寿心中默念爲人师表,爲人师表,不要给孩子留下坏榜样,我忍,「哈哈,在下忝爲人府中西席,近日有暇携弟子来此踏青,以抒胸臆。」

    「哎呀,竟是位先生,在下失礼,敬您一杯。」罗胖子端起酒杯,手却轻轻一颤,杯落酒洒,赶忙起身连声告罪。

    丁寿欠身回礼,却见罗胖子袍内右手并指如刀疾向他颈下「扶突穴」点来,间不容发之际,丁寿肩头向下一错,举掌护住脖颈,只待他手指点到,便化掌爲抓,扭断他的手指。

    罗胖子的手指却在丁寿手掌前半寸戛然而止,撤掌回身,嘻嘻笑道:「西席先生?怎麽看着是个练家子。」

    丁寿借势用手掸了掸衣衫,若无其事道:「谁说爲人授业只能传道德文章了,倒是罗兄的手段不像是一般的采买商人。」

    还是未语先笑,罗胖子抖着一脸肥肉道:「世道不太平,要是没点手段傍身,在下怕是早就成了路边白骨了。」

    轻哦了一声,丁寿神色淡淡道:「当今圣天子在位,河清海晏,不知罗兄所言,意欲何指?」

    「这个……」罗胖子一时语塞,脸色难看。

    丁寿举起酒杯,笑道:「在下不过开个玩笑,兄台不必挂怀。」

    「那是那是,当然不会。」罗胖子举杯相碰。

    一时间,两个各怀鬼胎的人举杯对饮,其乐融融。

    酒杯刚刚放下,罗胖子还想再说几句,忽听店外一阵喧哗。

    一个约五十来岁的干瘦老头推门而入,大喊道:「小达子,快过来帮着卸货,老板娘,有贵客到了----」

    听着吆喝小达子从后厨转出,见瘦老头不由埋怨道:「老许你怎麽才回来,老板娘刚刚还问你呢。」

    老许不以爲意,指使着小达子去卸店外大车上的货物,引着身后一个头戴斗笠的高大汉子上了二楼。

    丁寿见那大汉双手指节粗大,显然有一手硬功在身,登楼之际掀起笠檐向这边桌子望了一眼,两道浓眉,竟有一目眇去。

    看到这般相貌丁寿心中一动,向长今交待几句,与罗胖子告罪起身离席,转向后厨。

    客栈算不上大,后厨却是不小,三口大锅摆在竈上,一摞粗瓷碗淩乱的摆放在一条巨大的粗木案板上,丁寿四处寻觅有无别路可通二楼,忽然心中生警,猛一转身,霍然一惊。

    只见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几乎紧贴在自己脸上,吓得他连退两步,才看清是一个胡子头发都连到一起的白发老头,一张脸面无表情,直勾勾的看着他。

    看老头身上围着围裙,丁寿才放下心来,试探问道:「你是厨子?」

    老头不搭腔,弄得丁寿心头火起,继续提高声音道:「我在问你话呢,别装聋作哑不吭声。」

    老头还是傻站着,丁寿勃然变色,待要发怒,恰巧小达子搬着一筐菜进来,拍了老头一下,一阵比划,那老头点点头,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客官您别介意,老姜是个哑巴,老板娘发善心给他碗饭吃,有得罪的地方您多担待,您这是……」小达子陪笑着解释完,又疑惑地问道。

    「哦,我想去解个手,你这后院茅厕在哪?」丁寿直接在后厨打听起厕所来。

    小达子伸手一指角门,脸上堆着笑道:「从这出去,马廄旁就是,小的还要卸货,不能带您去了。」

    「无妨,你自去忙。」丁寿推脱道,从角门走出,见四下无人,纵身一跃,消无声息的翻上了屋顶。

    一边矮着身子避人耳目,一边侧耳聆听,终于在客栈拐角处听到谈话声,丁寿双腿挂住房檐,一个倒挂金鈎贴近窗户,只听得房内似乎有争吵之声。

    「二位都消消气,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爲点银子伤了和气。」声音嘶哑,听着是那个账房老许。

    「一点银子?说得轻巧,帮别人出海一百两一个人,到我这就要一千两,看我冯梦雄是冤大头不成。」语气中尽是愤愤之意。

    丁寿微微一笑,果然是他,「分水犀牛」冯梦雄,长江水道上有名的悍匪,心肠狠毒,手下从不留活口,在锦衣卫都是挂了号的人物。

    接着便听到老板娘那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冯大爷这番话小女子可当不起,那帮小毛贼如何能跟您这样的贵人相提并论,光您老的悬赏花红都值八百两,要的少了怎麽对得起您冯爷的身份。」

    一声冷哼,听冯梦雄恨声道:「某要是不给,你还打算给官府通风报信麽?」

    「唷----,这样坏道上规矩的事小女子可做不来,」万人迷的声音顿了顿,娇声笑道:「不过有消息传来,六扇门总捕萧子敬已到了山东境内,不知冯爷有没有兴致了却昔年毁目之仇呢……」

    只听「啪啦」一声,不知什麽东西摔碎了,随后听到冯梦雄呼呼的喘气声和老许一阵「息怒」的劝解。

    「好,一千两银子,老子出了,马上安排我出海。」

    一阵娇笑,「冯爷快人快语,一言爲定,待得这两日船到了,立刻爲您安排。」

    「还要等,你这……」

    老许的声音又再响起,「冯爷,这海上行船不比陆上,要看天色行事,您就在这盘桓两日。」

    「谁他娘的想在你这鬼地方耽搁……」冯梦雄大怒,还要再说,忽听前面一阵嘈杂。

    丁寿宛如一片落叶飘落后院,从后厨转到前堂,见大门前小达子拦住了五六个布衣芒鞋的僧人,几个僧人面色激动,似乎在争吵。

    回到座位,丁寿问在那看热闹的罗胖子,「罗兄,他们何故争吵?」

    罗胖子摸着自己光光的下巴,嘻嘻笑道:「开店的有谁愿接待白吃白住的和尚,何况他们还带着病患。」

    「几位师父,小店实在不方便接待,您几位在往前走走,登州府内有寺庙可供挂单。」小达子愁眉苦脸的劝解道。

    几名和尚自是不依,万人迷风风火火的走过来,往门上一倚,抬腿踩住另一边门框,「老娘这不是佛堂,想蹭吃蹭喝到庙里去,快滚。」

    一个年轻和尚似乎是这些人的首脑,举步上前,双手合十道:「女施主请了,小僧几人路经贵地,同伴感染风寒,不宜前行,还请女施主大发慈悲,行个方便。」

    万人迷向几人身后看去,果然一名和尚昏沈沈的被两人搀扶着,老板娘不爲所动,「既然病了就赶快寻医问药,老娘店里又没大夫坐堂,赖在这里作甚。」

    小和尚看来修养不错,也不发火,轻轻道:「小僧这里有药石自备,只请安排一间陋室,由我等休息几日即可,至于其他,断不会令店东爲难。」说着从袍袖中取出一个布袋,递了过去。

    万人迷满是不屑的接过布袋掂了掂,面露惊诧,打开小布袋看竟是一袋碎银,这时候大明朝还不是隆庆开海美洲白银大量涌入的的时候,民间日常往来还是铜钱居多,没想到这几个穿戴普通的和尚竟然如此阔绰,顿时老板娘笑顔如花,「大师说的哪里话,出门在外谁还没有个难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老许,快给几位大师安排上房。」

    小达子凑上前道:「老板娘,您不是说……」

    「说你娘个腿,」万人迷抬腿就在小达子屁股上踹了一脚,「财神爷也往外推,老娘造了什麽孽,捡回你这麽个不长心的东西。」

    委屈的摸摸屁股,小达子又利索的上前帮着几个和尚搬行李,当他伸手去接一个和尚怀中的包袱时,那和尚脸色一变,低喝一声,一下将他推倒在地。

    全店肃静,衆人都惊看着这一幕,领头的和尚快步上前将小达子扶起,帮他拍拍身上灰尘,满怀歉意道:「施主勿怪。」 随即向那推人的和尚喝道:「还不向施主赔罪。」

    那和尚抱着包袱深深鞠了一躬,却也不再开口。

    小达子双手连摇,「不碍事,不碍事,是我不懂事沖撞了大师,自找的。」

    万人迷却俏脸一板,「有钱了不起麽,开店的伙计也是爹生娘养的,老娘还不伺候了呢,拿着你们的银子,滚蛋!」话虽如此,手中却紧攥着那袋银子。

    深深歎口气,又向老板娘行了一礼,领头那和尚道:「贫僧等实有难言之隐,家师不久前坐化,我等师兄弟想带他老人家佛骨回寺安葬,这位师弟怀中的就是先师遗骨,怕贵店忌讳,方才未能明言,请施主恕罪。」

    万人迷面露难色,「这事虽有情可原,可咱们开店的讲究个大吉大利,您这带了……」

    年轻和尚很懂眼色,又从袖中取出一袋银子,双手奉上,「请店东担待。」

    「大师说的真是见外,什麽担待不担待,这也是积阴德修来世的福缘到了,您几位楼上请,奴家这就着人给您安排素斋。」接过银子,老板娘脸上的笑容已经可以把冰山给融了。

    眼见着几个和尚进了房间,老许凑了上来,盯着那两袋碎银眼中放光,道:「老板娘,没想到这几个和尚这麽阔绰,看样子起码得有三十两吧。」

    呵呵一笑,万人迷将银子往柜上一扔,「秤一秤入账。」

    「好嘞。」老许从柜上取出一个银戥子,将这些散碎银子一一称量,不一会儿就乐道:「三十四两,咱们这次可赚了。」

    「恐怕未必,」哪儿都有他的罗胖子不知何时凑到柜台边,拿起一块碎银看了看,随手丢下,「这银子色泽发暗,品相不高,估计到倾销店里熔了就不值这个价了。」

    看到有人拿自己银子,万人迷本要破口大骂,听了罗胖子的话心顿时揪起来了,「怎麽,银子是假的?」

    摇了摇头,罗胖子道:「杂糅不净,算不得假,不过提炼的手艺差了点,不过这些银子估计也有二十两以上的足色。」

    听着银子少了一小半,万人迷登时怒了,看着端着饭菜上楼的小达子怒斥:「小达子,你干什麽去?」

    小达子有些不知所措,「您不说给几位师父送斋菜……」

    「什麽斋菜,随便给几个冷馒头就算了,」万人迷冷着脸道,随即又低啐了一口,「他娘的,什麽世道,连和尚都有骗子。」

    丁寿坐在那里哑然失笑,这老板娘真是掉到钱眼儿里,一两银子足够大明朝三口之家一月衣食,即便二十两银子此番她也是大赚特赚,却还犹嫌不足。

    长今悄声说道:「师父,这个姐姐好凶,连出家人都骂。」

    丁寿低声笑道:「这帮和尚也来路不正,瞧着个个步履轻盈,身手矫捷,想来也是江湖中人。」

    「江湖,江湖是哪里?」小长今好奇地问道。

    「这个江湖嘛,是红尘衆生劳碌之地的泛称。庄子曾经在大宗师里说道: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丁寿搜肠刮肚的解释,维持自己的师道尊严,「也就是说,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动弹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润对方,使对方保持湿润。此时此境,却不如各自在江河湖水里自由自在,彼此不相识的生活。」

    「师父,那鱼儿好可怜,但若是真的忘了彼此,岂不是更孤单,长今就不会忘了师父的。」小长今语气坚定,自小父死母丧,难得有人如此疼她,虽说这师父有时没个正行,不如那个王伯伯让人尊敬,但却更让她感到亲近。

    「长今真懂事,」丁寿轻抚着小丫头的双丫髻,高声道:「店家,与我开一间上房。」

    ***    ***

    夜阑人静。

    看着已经熟睡的长今,丁寿微微一笑,打开后窗,翻身而出。

    冯梦雄的出现是意外之喜,顺手擒下他还可以抽抽刑部的脸,不过此时丁寿更感兴趣的是那几个来路不明的和尚。

    潜行匿蹤来到几个和尚的窗外,侧耳聆听只有几人的平稳呼吸,悄悄点破窗纸,丁寿凑上眼,向内瞧去。

    领头那个年轻僧人闭目盘膝而坐,两个僧人卧床休息,另有两个僧人却是醒着,一个紧抱着蓝皮包袱,另一个在床前看顾着那个「生病」的僧人。

    那僧人约莫四十来岁,未曾蓄须,双目紧闭,脸色蜡黄,倒真像得了病,忽然间丁寿发现他的眼皮动了动,似乎就要醒来。

    一直看顾他的那个胖僧人自然也发现了,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扶起那个僧人,捏开他的嘴将里面的药粉用水全都倒了进去,躺着的僧人又一声不响的睡了过去。

    丁寿侧眼看去,一起一躺间那僧人僧袍翻起,两只手赫然被一条牛筋紧紧绑在一起,莫非这几个僧人是绑票的歹人,心中存疑,还要细看,忽然一声尖叫划破寂静夜空----

    「是长今!」丁寿心中一紧,立刻匆匆返回,见屋内长今缩在床上一角,瑟瑟发抖,一见丁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怎麽了?」丁寿上前揽住长今问道。

    「有妖怪,」长今指着门旁的窗户哭道:「刚刚有妖怪在那里偷看长今。」

    见那窗纸果然破了一个洞,丁寿打开房门快步走出,扫视四周。

    各屋房门都已打开,对面的罗胖子穿着中衣满面困倦迷蒙之色,斜对面冯梦雄衣帽整齐冷冷看了这边一眼,就「当」的一声关了房门,那年轻僧人也站在门前,看丁寿望向自己,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丁寿点头回礼,这伙人虽来路不明,却是最清白的,至于那胖子的疑惑鬼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老许托着一盏油灯磨磨蹭蹭的从楼下走出,身后跟着披着衣服睡眼惺忪的小达子,万人迷从楼下钻了出来,斜着头掐腰嚷道:「大晚上不睡觉,嚎什麽丧?」

    「小徒一时梦魇,惊了诸位,还请多多包涵。」丁寿拱手四周。

    「三更半夜瞎折腾,活该撞见鬼。」万人迷冷笑道。

    丁寿眼光一凝,这娘们意有所指还是随口言之,万人迷却不再搭话,对着老许道:「没事还不睡觉,点灯熬油不花钱麽。」转身进了后厨。

    小达子揉了揉眼睛,打个哈欠道:「老许,刚刚醒来没见你,去哪儿了?」

    昏暗的灯火照的老许脸色忽明忽暗,随口道:「上了趟茅厕。」呼的一口气将油灯吹灭,市儈的老脸没入黑暗之中。

    ***    ***

    后厨内还是杂乱不堪,厨子老姜挽着裤腿,箕踞在地上,端着一个大海碗,剩饭剩菜搅和在一起,用竹筷呼噜呼噜的往嘴里扒着。

    「一个个贼眉鼠眼,都不是什麽好东西。」万人迷冷着脸快步走了进来,将粗木案子上的杂物一一整理齐整,也不看他自顾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老娘的家当早晚让你们吃干净了,吃完了麻利地干活。」

    老姜扒饭的动作不停,随着咀嚼沾满了饭粒的胡须抖了抖,嘴角莫名其妙的泛起了诡异笑容。

    ***    ***

    关上房门,面上一直带笑的罗胖子脸色冷了下来,转回身来到床榻前,掀开铺盖,里面藏着一件黑色夜行衣,手腕一翻,一柄巴掌大的弯刀已然拿在手里。

    弯刀形如新月,薄如蝉翼,罗胖子伸出中指在刀锋上轻轻一抹,一滴鲜血从刀身滴落。

    将割破的中指含在嘴里,淡淡的鹹腥味道使得罗胖子面上满是陶醉之色……